栏目导航
第三章除魔(10/204)
浏览:149 发布日期:2020-06-04
“喂!听你师傅说,你叫小丁是吧?”血池的声音又在黑暗中响起,丁奇分辨不出来这是梦还是真实。“是啊,我叫丁奇,杜鹃总是叫我小丁。”既然是在梦中,就不必顾虑杜鹃的拳头,可以放心叫她的名字了。“杜鹃?是你师傅吗?你怎么直接叫她名字啊?”血池的好奇心可不是一般强,她是神兵,必须随时充实自己的知识,才能不被淘汰啊!“因为……因为她只比我大五岁,师傅不都是老头的吗?这样叫她感觉很怪啊!”丁奇飘在半空中回答,比他大五岁的杜鹃,与其说是师傅,还更像照顾他的大姊姊。因为丁奇父亲死的早,母亲则忙着工作没时间照顾他,结果照顾他的责任,全都落在杜鹃的头上。“这样啊……喂!我好久没到人间来,有没有什么大变化啊?”之前说过了,神兵要随时充实知识,才能跟上时代的潮流。“你上次到人间来,是什么时候?”丁奇不知道血池说的好久是多久,但想必是几百年以上的单位吧。“嗯……我记得上个带我到人间的主人,好像……叫‘蚩尤’吧……”血池一番话,却让丁奇不知从何开口,难道叫他把历史课本背给她听吗?如果他背得出来,一年级时就不会差点留级了。“快说啊!”血池的好奇心……不必再说了吧,因为她是神兵。于是丁奇只能努力回想,那本崭新的历史课本上面,究竟写了些什么火星文,好来满足这个好奇心旺盛的剑仆,这场突如其来的历史大会考,一直持续到天亮……※※※“小丁,小丁!起床喽。”苏雪温柔的叫唤还在睡的丁奇,呵呵,他在睡觉的时候,皱着眉好像在思考什么困难的问题呢!“苏大小姐,你这样是叫不醒他的,让我来吧!”杜鹃看着苏雪轻轻在丁奇耳边吹气的样子,鸡皮疙瘩都掉了满地,这哪像她认识的苏雪!“小丁,再不起床的话,杜鹃要来叫你了喔。”苏雪做最后的尝试,没想到这个方法十分有效。“杜鹃!杜鹃在哪里?!”丁奇几乎从床上跳了起来,惊慌的四处张望,当他看到杜鹃额上的青筋时,下巴差点掉到了地上。但拳头没有如预期中的落下,杜鹃只是淡淡的对他说道:“快点起来,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。”然后就离开病房了。“你慢慢准备没关系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苏雪对他笑了笑,递给他替换的衣服之后,也踩着轻快的步伐出去了。好、好刺眼啊!这是天使的微笑吗?“苏大小姐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,情况不妙啊。”杜鹃脸色阴沉的对刚出来的苏雪说着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,丁奇恢复的太快了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,就算是吃了龙血也不该有这么超速的恢复力。她们当然不知道,这是血池暗中推行龙血所造成的效果。“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杜鹃,可惜了你的好徒弟。”苏雪又恢复她冰霜一般的面容,她不是那种会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。※※※这次他们坐的是普通的轿车,所谓的普通,指的是顶级的bmw。“师傅,我们去公司做什么啊?”丁奇看着车子行走的方向,大致也知道他们要去哪里。“……师傅?”杜鹃没有像平常一样叫他闭嘴,或是干脆用拳头来告诫他,这些都让丁奇有诡异的陌生感。默默进入公司,默默的到了天台,杜氏企业的天台不像其他大楼一般脏乱,因为这里是杜家进行除魔仪式的地方,而现在已经有人在作准备,好进行等会儿的除魔。“小丁,因为你吃了魔龙的血,所以我们要进行这个仪式,好把你体内的魔气去除。”苏雪看杜鹃沉着一张脸,便自动接下了解说的任务。丁奇依照苏雪的指示,盘坐在“神威伏魔阵”的中心,闭目凝神,气沉丹田,而阵外有十来个高手,准备应付突发状况。“那,我们开始了。”神威伏魔阵开始发动,八个人影分据八方,各自催动真气,经由阵法的增辐,丁奇感到充沛的真气从会阴穴涌入,赶忙依照杜鹃教过他的方式运气,才到丹田,一股强横的魔气便阻住了去路,丁奇这时才觉得害怕,担心要是魔气无法驱除,不知会不会受到侵害,于是更加专心运功,务必把魔气尽快驱逐出去。两道截然不同的气就在丁奇体内展开一场厮杀,相互奔腾噬咬,冲的他一阵难受。“哇!”一股剧痛从胸腹之间猛然传来,丁奇张口吐出一股鲜血,正是他虚弱的身体抵受不了两股力量对抗的警讯。这时丁奇体内的两道气,互相追着形成了两股狂风,不停撞击他的筋脉血肉,只等找到一个出口,就要破体狂奔而去。神威伏魔阵运行到极至,周围八人呼吸渐渐加重,他们还没遇过这么强大的魔气, 山西11选5彩票网初时他们还顾忌丁奇的生命, 山西11选5彩票平台现在却是欲罢不能, 山西11选5中奖查询八人都是一个想法, 山西11选5官网如果让丁奇体内的魔气发作起来,恐怕后果难以收拾!绝对要清除丁奇体内的魔气,就算牺牲他也在所不惜!!身在其中的丁奇苦不堪言,体内两道充沛真气翻滚搏斗,就好像不停的有炸弹在身体里爆炸,强大的撞击几乎要把他撕成碎块!神威伏魔阵来到最后的关键,八人全力施为,一举将所有的真气通通送进丁奇体内,丁奇身下的地板不堪如此霸道的威力,应声炸开,一股烈风夹杂飞沙走石,把在场的人打的扑头盖脸。“怎么了!发生什么事?小丁!小丁你还活着吗?”想也奇怪,杜鹃这两天已经问他这个问题好几次,也说明了丁奇这几天真是衰到爆。“师傅……咳咳……”丁奇的呛咳声不断从烟雾中传来。杜鹃想也不想的冲了进去,东摸西摸一阵,终于摸到了一只手腕,于是用力把丁奇给拖离风暴中心(手不是受伤了吗?),来到水塔后面风吹不到的地方。“小丁,你怎么变轻了……你是谁?”杜鹃回头一看,却发现自己抓着个女孩子的手腕,那女孩一副傻呼呼的无辜模样,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杜鹃。这女孩子一头黑发,黑中带红,皮肤比苏雪还要白上三分,同样也是黑中带红的眼珠子,直勾勾的望着杜鹃,一脸搞不清楚状况的样子,往下一看,纤瘦的身子,白的不带血色的肌肤,细长的四肢看起来多么灵活……天啊!这女孩子怎么一丝不挂!杜鹃赶紧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女孩身上,才刚遮住那赤裸的身体,苏雪也拉着丁奇到水塔后面来避难了。“嗯?杜鹃,你身边那个女孩子……”苏雪看到这个外套下空空如也的女孩,不禁呆了一呆,看着杜鹃的目光中不免添了几丝怀疑暧昧。“我也不知道,我本来是要救小丁的,没想到抓了个女孩出来。”最一头雾水的人应该是杜鹃,她怎么也想不出个合理的解释。“小丁!谁、谁是小丁?”女孩听到杜鹃说出小丁两个字,才反应过来的要找人,比起女孩柔弱的外表,声音相对的低沉多了,还带着沙哑磁性的嗓音。仔细一看,女孩很可爱,水灵灵的大眼珠子,傻里傻气的脸庞,北京pk10官方投注站不知怎么的感觉跟丁奇很像……“他就是小丁啊!”杜鹃指着丁奇的鼻子,女孩才把视线移到他的身上。他就是小丁?眼前的丁奇非常狼狈,衣服破破烂烂的不说,嘴角一缕鲜血该是凄惨了吧,却被鼻下两条长长的鼻血给害的十分好笑,屁股还被爆炸时激起的碎石割的鲜血淋漓,总之……就是不堪入目。“你是血池!?”丁奇本来只在怀疑,听到她的声音后本该确定,毕竟他可是给她讲了一晚上的历史,血池可是问题多多的好学生,但她的形象跟丁奇的想像相差太远,不由得迟疑了。“真的是你……呜~好悲惨,这是我的主人啊~”血池最后的希望破灭了,就算是个弱者,至少也长的帅一点,不要这么普通嘛……“什么什么!主~人?小丁!你对这么小的女孩子做过什么了!!”杜鹃回过头来,眼神中充满了不屑与愤怒,想不到这个徒弟背着她干下这种伤天害理的勾当!“不是你想的那样!她是魔龙身上那柄剑的魂魄,因为我把她拔出来才认我当主人的啊!”相处久了,丁奇对杜鹃的想法也能猜到个七、八分,赶紧撇清关系,不然会被教训得很惨……真的很惨……“她是那柄剑的魂魄?那……剑呢?没有剑她是怎么出现的?”苏雪又提出了另一个疑点,在她的认知中,这种凭依灵就算化成人形,也该有某个部位连接在器物之上才对。“不就在他身体里……咦?你应该还没有让我现形的能力啊!那、那我是怎么出来的?”血池之前的主人都有经过一定的修练,让她这种剑灵现身是轻而易举,不过丁奇这么弱,应该没有足够的力量才对。“嗯……也许,我们替小丁驱魔,倒真的驱出了一只魔……”※※※在把事情经过报告给杜可弥之后,杜可弥困惑的看着眼前的四人……不,三人一剑。他们说这个水灵的女孩子是剑灵,但凭杜可弥的修为,也感觉不到她有一丝一毫的灵力,倒感觉她跟丁奇满像的(因为是从他身上蹦出来的嘛)。“你说你叫血池,而血池剑在小丁身体里,那他要怎么使用那柄剑呢?”在大家不知如何处理的时候,杜可弥却提了个毫不相干的问题。“只要小丁想血池,血池就会出现了啊!”血池理所当然的叫小丁,因为大家都这么叫他,何况以血池的资历,叫他小丁还抬举他了。“那,小丁,你试试看。”杜可弥的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,但丁奇怎敢违背老板,于是认真的回想血池的样子。一股热流缓缓流入丁奇的指间,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血池出现在他手中!可是,好小一把,跟针差不多,安详的躺在丁奇手上,发出银亮的光芒。血池悲哀地看着这一幕,丁奇只能维持血池剑这样的大小吗?千万不要被认识她的妖魔看到,不然可真丢人啊!杜可弥也知道丁奇的能力有限,像这种神兵,随持有者的能力强弱,是可以控制大小,像以前有只灵力绝伦的猴子,可以把一根叫如意棒的,变到上抵三十三天,下至十八层地狱……丁奇见杜可弥点头示意可以了,集中力一放松,那小小的血池剑立时消失无踪。“嗯,剑本身是没有问题,端看使用者的善恶,但是这位剑灵……”杜可弥抬头看了看丁奇,岔开话题问道:“小丁,你跟你母亲住吗?”“没有,我住公司宿舍。”所谓的公司宿舍,不是指一般的员工宿舍,而是杜家子弟集中修行的大通铺。“那就好办了,你搬去跟杜鹃住,好让她方便照顾你。”杜可弥把他发福的身子重新埋回高背沙发椅中,好像认为他做了个聪明的决定。“啊?”丁奇心里一惊,搬去跟杜鹃住?“等……等一下!老板!你是说让小丁跟我住?”杜鹃瞪大了眼睛看着杜可弥,对他的决定深感讶异。“不喜欢我的安排吗?”杜可弥心里正打算,要怎么说服这个难缠的小丫头,让她接受个年轻男人住进房子。“不……真是太好了!小丁,你今天下午就搬来吧!”杜鹃开心的拉着小丁的手,已经开始想像指使小丁做牛做马,家事都不必动手做的梦幻生活。一边苏雪脸却一沉,让小丁跟她住?这时苏雪开始打量杜鹃,美丽的脸蛋,高挑的身材,虽然胸部比不上她,但也还满有料的,又是个酒鬼,如果杜鹃喝醉了袭击丁奇,恐怕“她的小丁”一时把持不住,到时候……“杜老板,能不能让我也住进去?”苏雪的这句话,让热闹的场面瞬间冻结下来。“哦!这是个好提议啊,可是苏家那边……”杜可弥却唯恐天下不乱,丝毫不顾杜鹃打雷闪电的递眼色。“我会通知他们,不劳您费心。”打铁趁热,苏雪干脆先斩后奏,不管苏家的反应,先住进去再说。“绝对不行!”前一刻还欢天喜地的杜鹃,这时却声色俱厉的拒绝,让苏大小姐踏进她的家门?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!“杜鹃,你想换工作了吗?要知道,现在的失业率这么高,一份薪水稳定的工作不好找啊,而且除了杜家,还有哪家公司能提供你免费的房子住呢……”杜可弥笑嘻嘻的说着,那像极弥勒佛的嘴里,吐出的却是威逼利诱的话语。鬼!丁奇以为杜鹃就是鬼了,想不到她背后还有更凶恶的鬼!最后,在加薪三成、周休五日(喂!)的条件下,苏雪确定要跟杜鹃住在同个屋檐下了,能跟两大美女同住的丁奇,心里却充满了对未来的彷徨、对人生的迷惑,还有对生命的不安。好冷啊……这就是我人生的冬天吧……不过,这时丁奇想起了另一件似乎无关紧要的事,那就是他已经两天没上学了,他还只是个普通的私立高二生啊……“小丁,你先回去准备搬家,我还有些事情要对杜鹃还有苏雪说。”杜可弥温和的说着,面对丁奇的时候他真的好像佛啊!丁奇带着血池出去后,杜可弥的笑容瞬间沉下,语带严肃的对她们说道:“血池魔剑又出现了……杜鹃,你的任务是注意丁奇的情况,如果他有被血池操控的迹象,不要犹豫,格杀勿论!”“杜老板,事情……非到这种地步不可吗?小丁他看起来好好的啊!”杜鹃默默不语,倒是苏雪忍不住替丁奇说话,毕竟她可是很喜欢这个小伙子。“你们不知道血池的威力,上古魔神蚩尤这是靠着这柄剑,差点一统神、魔、人三界,就算丁奇不被血池所趁,也会引来觊觎血池的妖魔,如果丁奇被杀,血池被夺,则天下苍生危矣,我不得不小心啊!”杜可弥也是一副莫可奈何的样子,又对苏雪说道:“这件事也请苏小姐多费心了。”“哪里,您太客气了。”苏雪赶忙答应,杜家老板都这么说了,她就算想拒绝也不行了,更何况她也不想拒绝。“你们出去吧,我还要想想怎么处理血池。”但,当一众人等离开办公室以后,杜可弥的胖脸沉的更深,伸手拿起桌上的电话,拨了一串号码:“喂,我是杜可弥,请求与苏家、欧阳家的老板进行‘协商会议’。”

听DJ来深港Dj Www.Ik123.Com

  来源:野球帝

,,吉林11选5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