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导航
第四章魔物的目标(11/204)
浏览:124 发布日期:2020-06-04
隔天,丁奇又请假了,事假,理由是搬家。丁奇每个礼拜至少会来一次杜鹃的家,但不管来几次,都觉得好羡慕啊。一整片的杜氏地产,盖起了一个高级社区,安静优雅的空间,有专人负责打扫环境,所以公共设施总是干净整洁,社区的各个入口,都有私人警卫二十四小时看管,不虞有外人打扰或是小偷光顾,而杜鹃的家,就在这个社区其中一栋的二十二楼。不过每次来这里,丁奇都背负着沉重的使命,就是帮杜鹃打扫房子,而他之所以每个礼拜都要来,是因为如果逃走的话,下次就会有加倍的工作。说是打扫房子,其实只是主要是整理杜鹃的房间而已,因为她除了客厅跟自己房间以外,其他的房间都是空着没有在用的。客厅倒还好,不过就空酒瓶多了点,但杜鹃的房间真的很糟糕,丁奇是哭着帮她做衣服分类的,就连胸罩内裤等等也要丁奇整理。所以,丁奇已经习惯了,看到这些不会脸红心跳,因为杜鹃喝醉的时候,也是只穿内衣内裤的在家里乱走。是的,丁奇已经习惯了。但是苏雪没有,当她打开杜鹃的大门时,杜鹃身穿红色性感睡衣,就是露出大半个胸部还半透明的那种,大剌剌的搂着血池坐在客厅看电视,丁奇则忙着擦她身前桌子底下的酒渍。你知道的,那个场面看起来很……那个。苏雪脸都绿了。好不容易解释清楚,然后把苏雪的房间打扫出来,时间也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。杜鹃跟苏雪这两个天之骄女,个性更是天南地北截然不同,不过这两人有一点却是共通的……不会煮饭……杜鹃是不会,苏雪则是因为有人伺候她,她是苏家老板的孙女儿,名符其实的大小姐。听着两个不会煮饭的女人互相讥讽,丁奇默默的打开冰箱,在酒瓶之中找出他上个礼拜没用完的食材,丁奇渐渐感到悲哀了,像他这样的十七岁热血青年,怎么却过着老管家似的生活?抱怨归抱怨,晚饭还是很快的出现在餐桌上,丁奇的手艺在杜鹃的挑食下,已经有一代巨厨的风范新闻资讯,连吃惯山珍海味的苏雪也赞不绝口。吃完饭新闻资讯,丁奇认命的在厨房洗碗新闻资讯,血池跟着杜鹃在看客厅人类的伟大发明──电视,血池对这个世界的一切充满了好奇,而苏雪在一旁帮他,使剑时灵巧的双手,用来对付碗盘却怎么也施展不开,看着丁奇快速的把一切都清理干净,自己好像成了多余似的。“苏小姐,谢谢你。”“不,哪里,我笨手笨脚的,只会帮倒忙。”苏雪歉然一笑,那春雪初融百花乍放的温柔,重重撞在丁奇眼里,撞的他脑中一片昏昏沉沉。苏雪一头漆黑的长发扎起马尾,修长雪腻的颈子,嫣红的脸颊上带着不习惯的微笑,穿着围裙,袖子卷到手肘,露出一截光滑晶莹的手臂,葱嫩手指拎着个洗到一半的盘子,左看右看,都像是个新婚的妻子,生疏的学习家事。“还有,不要叫我苏小姐,听起来好陌生,直接叫我名字就行了。”丁奇脑中晕沉更甚,怎么比杜鹃把酒瓶硬塞到他嘴里的时候,还要令人有“醉”的感觉呢?“苏……苏雪……”丁奇脑中一片浑沌,能直接叫苏雪的名字,全身的骨头好像都酥了,脚步似乎有些不稳,目光从苏雪的眼睛、鼻子、丰唇,一路往下,雪白的脖子、锁骨,围裙两条束带束紧之后,那明显丰满的胸部、纤细的腰身,裙下两只小巧可爱的脚掌……“碰!”“小丁!你怎么了!”丁奇直挺挺的倒在地上,神威伏魔阵对他的消耗伤害甚巨,但因为发生一连串的事故,他无暇注意自己的身体,直到现在吃饱松懈之后,疲倦一口气涌上来,终于支撑不住。“苏雪!你对小丁做了什么啊!”“我什么也没做啊!”“哦,他的真气消耗光了吧,要把我从身体里逼出来,可不是件简单的事……”声音越来越远,丁奇闭上眼睛,沉沉睡去。一早,丁奇惊讶的发现, 山西11选5彩票平台自己睡在杜鹃的房里, 山西11选5中奖查询身边还赖着血池, 山西11选5官网而杜鹃不见踪影, 山西11大概是醉倒在客厅了。血池本来是不用睡觉的,但她是被“赶”出来,而不是以丁奇的能力让她现形,所以她会感到疲惫,也需要吃饭睡觉了。丁奇当然不知道这许多,他只是轻轻拨开血池细长的手脚,小心不要吵醒她,看看时间,还足够他上学之前先洗个澡。昨天东奔西跑了一天,还来不及洗澡就昏睡过去,现在身上的味道可难闻的很。丁奇完全把这里当成他家,从还没整理的包包里挑出制服,打算洗好澡就穿制服上学,把自己扒光,只用浴巾围着腰间,正打算推开浴室的门,不料手还没碰到门把,门就自己打开了。“哦,小丁,你醒了啊!赶快洗澡上学吧,你身上的味道可真重呢!”杜鹃刚好晨浴出来,看到丁奇只一楞,就笑着走开了。杜鹃她……身上只围了浴巾而已……丁奇昨晚才被苏雪电到,今早见到看习惯了的杜鹃,竟也有一丝心动。湿漉漉的头发,很随性的散乱着,高挑的身材,修长的身子瘦不见骨,一条浴巾紧紧裹着,将她姣好的身材展露无遗,底下两条水嫩的腿,一前一后的吸引着丁奇的目光。丁奇进入浴室的时候,狭小的空间里还充斥着杜鹃的幽香,头脑里不知道在发什么晕,怎么洗完的都不知道。“呀!”丁奇出来的时候,恰好苏雪推开房门,见到只穿着内裤的他,惊呼一声之后赶快把门关上了。环肥燕瘦啊……※※※整理妥当,丁奇看了看镜中的自己,确定没有让教官挑毛病的地方后,推开了杜鹃家的大门,按了往下的电梯,等待那数字的灯亮到二十二。电梯门开时引起的气流中,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冰冷,丁奇隐约觉得不对劲,这冰冷感觉不单纯。“嘶!”丁奇一旋身,避过突然出现的攻击,但他的外套就没那么好运,被利爪撕个粉碎!丁奇凝神,新闻资讯才发现电梯里有一只花豹大小的魔物,全身化成电梯内壁般的保护色,不仔细看根本无从发觉,如果他刚才没注意到那怪异的冰冷,这时他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。魔物呈半人形,显是经过修练,浑身披着能改变色彩的鳞片,狼头豹身,粗状的后肢蹲距在地,刺空的利爪停在半空,小小的眼睛里射出凶残的光芒。“哦,反应满快的嘛,不愧是血池的新主人啊!”怪异的声调,似乎不习惯说人类的语言。反正被发现了,那魔物也就不再隐藏,四肢着地,慢慢步出电梯,全身散发出强大的魔气,丁奇手脚一阵发冷,如坠冰窖。但,它这是错误的决定,魔气一发,整栋大楼都是杜氏子弟,各自抓着自己的武器冲出来,把上下楼的楼梯都堵死了。魔物头上的冷汗立刻给他冒很大,眼前的人类们个个功力不凡,它怎么也没想到闯进了个危险的地方。“小丁,你先去上课吧,这只魔物就交给我们了。”眼见丁奇的师伯师叔师兄们,把倒楣的魔物团团围住,杜鹃替他拿来另一件外套,好心的提醒他该去上学了。※※※经过这场闹剧,丁奇竟然没迟到,只是坐上自己座位的时候,还没有回过神来,平常就在发呆的他,这时更是呆到了极点,这让他的好朋友担心不已。他的好朋友,江东尼,名字这么怪,因为他老爸是外交官,他在美国出生,就干脆取了个外国名字。平常丁奇都叫他东尼,字正腔圆的国语发音,东~尼,东尼有个外国名字,又在国外住了几年,最近才回国,感觉上像个华侨,他的父母可都是台湾人。冲着东尼的父亲是外交官,而他又长的一表人才玉树临风,他在学校里可有不少仰慕者,是个热门人物。“阿奇,怎么发呆啊一大早?”东尼用他怪怪的国语问着。“没有,今天早上发生一些事……”丁奇想起今早,差点又失神了,不知道那只魔物的下场会怎样?“阿奇,看你的样子,期末考很有把握哦?寒假有没有计划去哪里玩?”东尼的话提醒了丁奇,让他正视时间的无情。“对吼!下礼拜就期末考了!”丁奇四处望着班上的同学,不管再怎么混,也开始在早自习读书了。(顺带一提,这间高中男女分班)该死的魔物,害我都忘记这件事了!如果这次补考的话,看我不扒了你的皮!丁奇这时化身乖学生,认真的翻过每一页课本,专注的吸收古人的金玉良言,前人遗留下来的珍贵遗产,务必把它们发扬光大……但,才刚敲第四节的下课钟,正盘算要吃什么的时候,走廊一端发生了不小的骚动,丁奇原本事不关己,但骚动有一直往这里来的趋势,好奇之下,丁奇从窗口伸出个头,张望究竟发生了什么。“阿奇!大……大美女!”东尼跌跌撞撞的跑来,在这一栋楼能见到女生是件稀奇事,因为女生都在另一栋楼……“是哦……”丁奇正打算把头缩回去,美女对他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,看惯杜鹃的他,对美女的要求是很高的。不过当看到东尼口中的美女时,他还是呆滞了一下,因为来的人是苏雪,被人群包围的她,对那些盯着她看的小伙子视若无睹,整个人仿佛冰山一般,对外界的事情漠不关心。丁奇看在眼里,总觉得那不是真正的她,真正的苏雪,应该跟杜鹃吵的不可开交,应该在厨房里笨手笨脚,而不是这么的冷漠,这么的不可一世。“怎么,发生什么事?”东尼震惊地看着,那个普普通通的丁奇,跟眼前的冰山美人攀谈起来。“小丁,我是来找你的,跟我走。”苏雪看到丁奇,脸上才有点表情。不只东尼傻了,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傻了。“不方便在这里说。”苏雪瞥了一眼周围的人潮,意思再明显也不过了。“我知道了……”丁奇心中叹了口气,看来他终究难逃补考的命运。※※※回到杜氏社区,苏雪开始跟他说起原因,那只倒楣的魔物在杜鹃的逼供下,说出了一项令所有人都惊讶的消息。整个妖魔界都在传说,血池落在丁奇手上,也都知道丁奇是个很弱的人类,甚至连照片都有了(妖魔也会进步的),所以那些希望藉由血池增强实力的妖魔,已经锁定丁奇做为目标,打算杀死丁奇,夺取他身上的血池魔剑!“怎么会?血池在我手上的消息,因该没有妖怪知道才对啊?”丁奇感觉自己简直像狼圈里的羊,散发着纯洁柔弱的气质,对那些虎视眈眈的怪物说:“来吃我啊~”“总之,我们现在的主要任务,就是保护好在你体内的血池,而‘水儿’已经在我们的严密保护下了。”“水儿……是谁啊?”丁奇突然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,但是苏雪好像满熟悉她的。“啊!水儿就是血池的剑灵,因为一个女孩子叫血池不好听,又会跟魔剑搞混,所以杜鹃把她的‘池’取偏旁,叫她‘水儿’。”原来是杜鹃的主意,想必血池不管再怎么抗议,都会被她给驳回的吧。说话间,他们已经回到杜鹃的住处,杜鹃懒洋洋的倒在沙发上,也不知道是睡着还醒着,而血池……现在该称她水儿,已经被换上一袭鹅黄色的连身洋装,可爱的小脸专注的看着电视。“不是说有‘严密保护’吗?”丁奇只觉得眼前的世界一片平和,好一幅国泰民安的景象。“对啊!在杜氏社区里,就是最严密的保护了。”苏雪认真的说着,事实上也没错。“我……下礼拜就要期末考了……”丁奇可不想留级,没去考试的结果就只有留级而已啊!!就在苏雪对丁奇苦口婆心,教导他生命比功课重要时,那边杜鹃却接了一通电话,在电话凑近耳朵的瞬间,原本懒洋洋的表情,突然变得专心起来,还发出了像“呀!”这样的惊呼。“苏雪,停一停,我们要带小丁去一个地方,你的长篇大论到车上再说吧。”杜鹃从沙发上爬起来,对他们说出一个惊人的消息:“那条龙醒了,它说要见小丁。”“哪条龙?”苏雪一时还没有反应,丁奇更是一脸痴呆样。“就前几天收拾掉的那条,它还没死,据说还是条龙神呢!”杜鹃神采飞扬地说着,一边把丁奇拖出门外。

  体彩排列三第2020083期奖号:096。,奇偶比1:2,大小比2:1,012比3:0:0。

,,吉林11选5投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