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导航
第五章龙之将死(12/204)
浏览:176 发布日期:2020-06-04
在众多杜家子弟的护送下,丁奇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。以会见一条受重伤的龙神来说,这个地点确实很恰当,因为这是一间医院,只是丁奇从来不知道,人类的医疗技术对龙……特别是龙神也有效果?杜可弥已经在门口等候多时了,杜家大老板亲自等人,可见他对这次的会面多么重视了。“小丁,龙神醒来以后,指名要见把血池拔出来的人,我问了其他人,才知道是你。”见到他们,杜可弥也不浪费时间,在前进的途中慢慢把事情讲给他们听。“你是第一次来这家医院吧。”杜可弥看丁奇心神不宁,四处张望,一副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模样,便稍微给他介绍:“这是杜家最先进的医院,所有医学上的最新技术、器材都可以在这里找到,但是,这只不过是掩饰罢了……这间医院的最主要目的,就是研究。”“研究?研究什么呢?”丁奇还是第一次听说杜家有这种地方,看来这弥勒佛似的杜可弥,不知道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,但看他毫不介意苏雪知道这里,却又不像故意隐瞒。“研究魔物。”杜可弥语出惊人,丁奇、苏雪深感惊讶,杜鹃却是神色自若,显然早就知道了。“杜老板,这么重大的事,为什么苏家并不知情呢?”苏雪脸色沉了下来,看来十分不满杜可弥的措施。“苏家知道的,只是苏老板没有告诉你罢了。”杜可弥头都不回,继续说道:“不论动机,研究魔物这种事,传出去总是不好听,所以三家知者甚少,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。”说话之间,一行人来到地下楼层,这时他们对这里已经没有了医院的感觉,这里的白墙白地板,一股脑的表达出研究所的气味。就连那刺鼻的药味,也仿佛带着层层神秘。“为什么要研究魔物呢?”苏雪提出了看似愚蠢的问题,但杜可弥给她的答案却不是找出它们的弱点云云……“为了操纵它们。”杜可弥仍然挂着他的弥勒笑容,但在场的人心中都冒出了丝丝寒气。“操纵它们?为什么!?三大家族不都是为了斩妖除魔而存在的吗?”苏雪对杜可弥提出了强烈的质问,漆黑如墨的眼中透着怀疑。“如果我们可以操纵魔物,就不必再消灭它们了,这样不是很好?”自从进入医院以后一直安安静静的杜鹃,这时终于开口了。“可是……”虽然觉得不妥,但苏雪却想不到什么反对的理由,再加上她又不是苏家的老板,对这件事没有决定的权利走势图分析,只好转移话题:“你们打算用什么方法操纵魔物?”“哈哈……这就是我们努力在研究的了。”杜可弥一句话结束了这个话题走势图分析,领着众人来到一整片的铁卷门前走势图分析,连绵的铁卷门一直到左右墙面,整面墙都是可以开关的铁卷门。杜可弥示意开门,一阵操控下,所有的铁卷门缓缓打开,眼前的景象让没有心理准备的丁奇和苏雪大吃一惊。铁卷门内部就不是一层楼了,而是一个挖通的巨大正方形空间,一边少说也有一百公尺,往上有五层楼高,往下是一片池子,不知道有多深,一颗巨大的龙脑袋,软弱无力的斜靠在池边,身体全都泡在乳白色的液状物里,从它的凄惨模样来看,确实是那天的魔龙没错。但,它好像变大了很多?那天它的头顶多小货车那么大,可是呢……现在十足十像栋楼啊!还没算它沉没在池子里的,要是那天它也这般大小的话,杜鹃肯定不会撤开封印了。龙神听到有人进来,吃力的睁开眼睛,眼里已不复当时的血红,而是令人心头一清的深遂蓝色。“谁……是从我身上拔出血池的人?”它嘴巴没动,而声音直接出现在各人脑中。“我……是我。”丁奇战战兢兢的回答,今时不同往日,那时它只是一条魔化的龙,现在它却是老板口中的龙神了。“杜老板,不好意思,这些话我只打算对他说。”龙神的声音又出现,虽然是告罪的语句,但却带着不容置喙的威严。杜可弥只好带着两女坐到一边,如果龙神不想他们听到它的话,就算他们贴在龙神的嘴边,也休想听到半个字,龙神大可只在丁奇的脑子里说话!果然龙神就只在丁奇的脑中说:“你叫丁奇?”“是……您叫我小丁就可以了。”丁奇可没它密音传脑的功夫,只好大声的回答出来。“你现在是血池的主人了?”龙神的声音不像那天凄厉,听起来暖暖的很舒服。“是。”丁奇依然大声精神的回答着。“不必这么大声,我的耳朵还很好……怎么你身上没有血池的魂魄?”龙神巨大的蓝色眼珠子猛然张开,里面好像打着闪电似的雷光。“她留在杜鹃家看电视……”丁奇这时只好傻笑,如果龙神要他解释什么是电视,那可就说不清楚。“她不在?你好像还没有放她出来的能力啊?”龙神困惑了,眼前这一个劲傻笑的人类,横看竖看都没这能耐,怪了……“嗯……这个……”丁奇只好把神威伏魔阵的事情说了一遍。“这样……小丁,知道为什么要找你吗?”知道她不在后,龙神说话没了顾虑,开始切入正题。“是因为那柄剑吧……”丁奇想想, 山西11选5中奖查询大概也只有这个理由吧。“你很聪明。”丁奇不由得想到杜鹃, 山西11选5官网如果她知道龙神这么称赞他, 山西11不晓得会说些什么, 江苏11选5又听龙神说道:“本来我打算在看到你的时候,把你跟血池一起毁掉,但我却只感到血池的力量,而没有她暴烈的魔气,所以我才想跟你说些话,看看是怎么回事。”丁奇顿时出了一身冷汗,悄悄地后退一小步,这么大只龙,虽然要死不死的,但疯起来想必还是很可怕。“放心,既然血池上的魔气已经消失,那我也没必要伤害你,只是……小丁,你靠过来点,到我的嘴边。”到我的嘴边?丁奇心脏猛一跳,极度的不安占据了他的整个身体,但在龙神的瞪视下,还是慢慢地来到它的嘴边。龙神伸出一只胡须,缓缓点在丁奇的额头上,丁奇被一只小腿粗的冰冰凉凉湿湿滑滑的物体贴着头,那感觉十分之不好,但对方可是龙神,所以他只好乖乖的任人……不,任龙摆布。龙神眼睛一闭,一股凉凉的感觉传来,丁奇的记忆突然不受控制的爆发,大量的画面及声音重叠在一起,从小到大,甚至一些已经忘记的事情,只不过一瞬间,他好像再一次经历过人生。“你……看了我的记忆?!”丁奇猜到是怎么回事,愤然拨开龙神的胡须,记忆是人类最珍贵的秘密,竟然不征求同意就直接观看!“不好意思,我必须确定一下……”龙神在度睁开的眼睛里,那幽远的蓝色之中透出浓浓歉意。丁奇却不答话,这种不尊重的态度,即使是神也不能原谅。“接下来我要告诉你的事情,绝对不可以能向任何人提起,你答应吗?”丁奇勉强点点头,他不是很原谅龙神之前的行为。“你知道,我是龙神,当我看到一只微不足道的妖魔,拿着牙签般的剑向我挑战……那时我的身体比现在还大很多、很多很多,所以血池在我的眼中,不过是一把牙签罢了。”“他挥舞着剑冲过来,走势图分析我完全不把那柄剑放在眼里,那小小的剑怎么伤的到我?但我错了,虽然我一口就吃了他,但他刺在我身上的剑,竟然突破了我的鳞片,刺进了我的血肉,然后,我感觉到无比强大的魔气在侵蚀我的身体,我激烈的抵抗,全身的力气都拿去对抗那魔气,但我仍然一点一滴的产生异变,我只是在等死而已……”“然后她的力量突然消失了,消失的无影无踪,我赶紧消除身上的魔气,但我病入膏肓了,我的生命已经跟魔气密不可分,如果不变成妖魔,那就只有死路一条,可我还是把魔气赶出了身体,要我变成魔物,还不如死!”丁奇听着,这些话只不过是龙神的感叹,话里可以听出它的骄傲,但,难道它叫他来这里,纯粹只是说这些给他听?就算是,也不必叫他隐瞒其他人啊?“我说这些,是想让你知道,血池的力量有多大,如果你可以发挥血池全部的力量,上天下地,你的对手不多,但是现在出了个变数。”“变数?什么变数?”丁奇开始紧张了,那把血池可是在自己身体里!“血池的魂魄被逼出来,我不知道这对你有没有影响。”龙神的记忆中,还没听过什么神兵利器的魂魄“掉”出来的。“血池的魂魄……武器的魂魄有什么影响?不就少了人聒噪吗?”丁奇想到现在叫做水儿的那个女娃儿,除了吃饭看电视,好像跟血池一点关系也没有似的。“不,像血池这种等级的武器,没有魂魄不能发挥全部威力,现在这样血池等于废了,你赶快向血池的魂魄,讨教怎么使用血池,要快!”“怎么你希望我发挥血池的力量?”丁奇奇怪的问着,它不就因为血池而受伤,怎么还好像巴不得血池发挥十成功力。“不是我希望,而是你需要,什么时候需要我说不准,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,但你……当作是未雨绸缪也好。”它神神秘秘的回着。“未雨绸缪……好吧,我去问就是了。”丁奇嘟嘟囔囔的答应下来,哪有这样拜托别人的啊!什么都不说清楚。“小丁,我知道你怪我不说清楚,但是我只能提醒你注意,有些事现在让你知道不好,你还没有能力去应对,只会招惹不必要的麻烦。”龙神光看他的表情,就可以猜到丁奇心里一定在骂它。“我知道了啦……”“那,还请你答应我最后一个要求。”还没等到丁奇回答,龙神全身起了一阵颤抖,乳白色的液状物起了缓慢的波纹,似乎很是黏稠。“你怎么了?要不要我去叫老板来?”丁奇虽然讨厌它,但总不忍心看它在面前痛苦。“不必……”龙神张嘴一吐,一颗宝蓝色弹珠大小的圆球从它口中掉出,溜滴滴的滚到丁奇脚边:“捡起来。”丁奇皱着眉头,不知道它在卖什么药,以食、姆两指轻轻的捏起来,触手一片温润,质感直追上好的玉石。“吃。”“什么!?”丁奇看看龙神,再看看手上的珠子,上面沾满了透明带点黏稠的液体,还散发着一股清香,虽然听说龙涎是延年益寿的珍品,但在眼前制造的就……“快吃啊,你在犹豫什么?”龙神似乎变得相当疲倦,声音渐渐模糊不清。“嗯……这是什么啊?”要别人吃这个沾满口水的东西,好歹也说明一下吧!“是我的知识。”龙神的眼睛又慢慢闭上了。“知识?为什么要给我?”丁奇看着龙神的表情、语气,心里阴约有不祥的预感。“你很善良,我希望这些知识对你有帮助……”龙神的嘴唇动了动,丁奇不知道那是否笑意:“对了,听说你被魔界通缉,再给你一样东西好了。”龙神眼睛猛一张,碧蓝的眼珠子突然发亮,一片龙鳞从池中浮出来,一边往丁奇靠近,一边调整大小,飘到他面前的时候,只剩下火柴盒那么大,丁奇一伸手,鳞片落到他掌心,竟融入了他的手掌之中。“我给你的东西,也是跟血池一样用法,只要想,它就会出现,替你挡去各种攻击,不过没有血池这么霸道就是了……”“这个……也不能说吗?”丁奇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左手,怎么几天之间,得了那么多宝物?“珠子跟鳞片无所谓,但有关于血池的谈话,不要跟任何人说……小丁,我累了。”龙神对他下了逐客令,丁奇只好向它敬个礼,然后去找等在外面的杜可弥等人。傻小子……你所相信的人,不一定会回应你的信任……※※※“小丁,怎么样?它对你说了什么?”先开口的是杜鹃,看到丁奇走开,立刻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。“也没有什么啦,就是给了我些东西。”丁奇把龙神的珠子(龙珠!?)给大家看,那宝蓝色的光辉,把附近都映照成了蓝色,在龙涎的折射下,光芒不停流动,好像身在洁净的波澜中。“这是……什么啊?”苏雪一阵心神动荡,忍不住问道。“好像是龙的知识。”丁奇收回手掌,光华尽去,众人又从海里回到了现世。“小丁,那你期末考可以过了嘛!这可是龙的知识哦!”杜鹃用她包成粽子的手,替丁奇擦去脸上的液体,那是龙神胡须的杰作。“那也要我能去考试才行……”丁奇想起他是整个魔界的肥羊,心情就不太能高兴。“小丁,龙神跟你说的话,能告诉我吗?”杜可弥一问,丁奇差点和盘托出,但想了想,答应别人……龙神的事情还是遵守的好,所以只说是为了感谢他,给他珠子作为报答。“这么说这玩意儿还得吃下去才行?”杜鹃看着被苏雪接去的珠子,左看看、右看看,却怎么也不觉得可以吃。“上面这些是什么啊?还满香的。”苏雪手指沾到一些透明滑滑的液体,稍微一搓动,清香四溢,嗅之头脑一清。“呃……这是新鲜的龙涎。”丁奇斟酌着用词,希望苏雪不会太在意这些东西。杜可弥闻言一呆,随即放声大笑,一点老板的样子都没有。苏雪脸色一变,显然是想到了什么,但杜鹃还搞不清楚状况:“龙涎?那是什么?”“龙的唾液,听说是养生圣品,你试试看?”苏雪趁杜鹃还在消化这些话的时候,那沾满了龙涎(口水)的手指,已经抹上杜鹃的嘴角,如果不是苏雪不肯让这些口水变成另一些口水的话,杜鹃可真要尝到龙涎的滋味了。“苏雪!你……”杜鹃立刻跟苏雪吵起来,杜可弥却盯着那些晶亮的……黏液,喃喃的道:“啊……真浪费,现在的年轻人……”他们离开之后不久,杜可弥就接到龙神已经死了的消息。

  原标题:快手直播江湖:“家族化”划分势力范围 平台监管难度加大

,,安徽快3